的‘吉祥三寶’。”朱紅飛與記者聊起中藥材種植,臉上溢出幸福的笑靨。

2007年朱紅飛摸索林下種植中藥材苓,當年購買野生豬苓種子50斤,在山坡林下種植6穴。2010年,他把收獲的豬苓作為種子種植20穴,3年后大獲豐收,1斤豬苓種子成幾何倍裂變收獲10斤。2015年中藥材豬苓市場價格一路上揚,當年收益20多萬元。2015年,愛藥材、懂技術、善經營的朱紅飛熟練的掌握了3種豬苓種植管理技術,在深山區林下大規模種植25穴豬苓。這些年,他依靠種植豬苓收入100多萬元。

靠山吃山。居住在深山區的朱紅飛嘗到了種植中藥材的甜頭,開始種植天麻、連翹、黃精、蒼術、蓬樓等名貴中藥材。他在柞木林間種植天麻2畝、200穴,每年收獲天麻4000多斤,銷售收入4萬元。種植連翹100多畝,每到夏季連翹成熟季節,每天采摘青翹40多斤,收入200多元。近幾年,他家平均每年中藥材收入20多萬元,輻射帶動全村32戶貧困群眾發展中藥材產業,成為村里的致富領頭人。

核桃樹村貧困戶方德亮早些年外出務工,四處闖蕩,因缺乏技能,收入微薄。返鄉回家后,他跟隨朱紅飛打零工,一邊幫工在山間林下種植藥材,一邊用心學習種植實用技術,在朱紅飛的影響幫帶下,很快掌握了中管理技術。方德亮在林間種植1畝多天麻,每年收入4萬多元。這些年,他陸續種植連翹、天麻、豬苓、蒼術等多種名貴中藥材,中藥材銷售收入成為家庭主要收入來源。

南召縣崔莊鄉核桃樹村黨支部書記馮金有介紹,“我們村地處偏僻,山高路遠,土地貧瘠。但山區生態環境優良,適合種植中藥材。2016年精準脫貧攻堅戰打響后,我們揚長避短,村兩委動員群眾利用比較優勢,家家發展中藥材種植,讓群眾在家‘發藥財’,鼓起腰里‘錢袋子’。”

據不完全統計,核桃樹村90%的農戶都種植有中藥材,其中,32戶貧困群眾種植有天麻、豬苓、連翹、重樓、蒼術、黃精等中藥材,戶均年收入2萬元。2016年該村評選貧困戶49戶、140人,2018年光榮脫貧11戶、43人,2019年可以順利脫貧32戶、87人,貧困發生率由當初的19。3%下降到1。3%。

希望在山,出路在林。南召縣崔莊鄉黨委、政府把中藥材產業作為產業扶貧的有力抓手,把中藥材產業發展和脫貧攻堅緊密結合起來,積極發動貧困群眾參與到中藥材產業發展中來,建立產業發展與貧困群眾增收的利益聯結機制,實現“鄉有產業基地、村有增收、戶有脫貧門路”,助力貧困群眾脫貧“摘帽”。引導扶持海拔700米以上的7個行政村群眾種植豬苓、天麻、山茱萸、連翹等道地中藥材產業,200余戶種植天麻9000余穴,豬苓6000余穴,年產值突破1500萬元,培育5個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基地,集中連片種植連翹、丹參、桔梗等2200多畝。

位于崔莊鄉王莊村的南召縣鑫林源農綜開發公司大規模流轉荒坡地3500畝,成立了大鑫豐中藥材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投資5000萬元高標準建設中藥材種植基地,在一層層梯田里立體化套種中藥材,栽植梔子10萬棵、連翹20萬棵、丹參30萬棵、白芍20萬棵。大鑫豐合作社安置周邊4個行政村60名貧困勞動力務工,50歲以上的留守老人、空巢老人以及留守婦女到種植基地常年務工,他們植樹、澆水、除草、打藥、挖藥等,年人均務工收入5000元。“自從建起這個中藥材種植基地,我干一天活收入70元,一年能掙個一萬多,顧住一家3口人的花銷,脫貧致富有保障啦。”70多歲的貧困戶魏惠乾老人高興地逢人便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