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利等問題。

“此前多家海外大型投資機構向國內金融監管部門提出,若某些時刻期貨運行出現異常波動,反而會讓海外機構感到投資不安全,影響他們進入中國期貨市場投資的步伐。”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因此他們建議中國金融監管部門需讓期貨市場“看得清、算得準、管得住”。

他直言,這也是近期相關部門在期貨市場落實穿透式監管、強化實控賬戶管理的原因之一。

“落實穿透式監管的更大意義,是讓企業、私募基金等機構投資者打消期貨產品價格受操縱的顧慮,加大參與期貨市場套期保值力度,從而改變當前期貨市場散戶為主的交易結構。”這位知情人士指出。在機構投資者主導的相對理性定價環境下,更有利于海外投資機構開展多元化期貨交易策略。

推動QFII、RQFII參與商品期貨投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數據顯示,隨著原油期貨、鐵礦石、PTA期貨對外開放后,海外機構在其中的投資比重日益增加。截至6月底,海外機構在原油期貨、鐵礦石、PTA期貨的累計成交量分別達到578萬手、716萬手與2653萬手,占比分別達到14.38%、2.54%與8.64%。

“多數海外企業在國內期貨市場的投資,主要以套期保值、跨地套利與跨品種套利為主。”一位大宗商品貿易商向記者指出。比如,部分海外原油貿易商通過境內原油期貨與阿曼原油期貨開展跨地套利與套期保值投資,從而鎖定未來某個時間交易對手與貿易利潤。

在他看來,這也是這些企業能贏得海外銀行貿易融資的主要原因之一,若沒有套期保值合約鎖定交易利潤與潛在買家,海外銀行就會擔心油價大跌導致貿易融資出現壞賬風險,進而不愿放貸。

他坦言,目前參與境內原油期貨套期保值或跨地套利交易的海外企業并不多。原因是部分國際大宗商品貿易商擔心現貨套保交割量較大,可能會出現大額資金換匯出境的操作問題。

此外,不少海外大宗商品開采商對參與境內期貨市場套期保值的興趣也不夠強。以鐵礦石為例,這些開采商在澳洲巴西等地的實際開采成本可能不到40美元/噸,相比當前全球約90美元/噸交易價格擁有可觀的收益,導致他們沒有太強動力開展套期保值投資。

為此國內期貨交易所與期貨公司正積極向他們介紹開展套期保值的好處,吸引他們嘗試參與境內期貨市場投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當前相關部門還在積極推進QFII機構、RQFII機構參與境內商品期貨、、期交所上市的期權品種等投資,改變QFII、RQFII機構只能參與衍生品投資的局限性。

“在海外市場,很多大宗商品貿易商與開采商也會通過投行或大型投資機構開展套期保值業務,因此QFII、RQFII機構(主要是國際大型投行與大型投資機構)一旦獲批參與金融期貨、期權品種、商品期貨的投資,等于為這些大宗商品貿易商進入境內期貨市場開展套期保值投資提供了一條新操作路徑。”上述大宗商品貿易商指出。

不過,要說服QFII、RQFII機構積極參與境內期貨市場投資,還需邁過穿透式監管的磨合期。

一位期貨公司業務總監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正向一些QFII機構解釋穿透式監管的實際操作細則——原先他們認為,相關部門會在他們交易系統強行加入一個軟件以強行獲取相關賬戶(包括關聯賬戶)的實際交易狀況與實控人,但事實是他們只需自己在相應交易系統里安裝相關軟件,按穿透式監管要求自主申報相關信息資料即可,不存在強行索取所有信息資料的行為。

“這也打消了不少海外QFII機構的顧慮。”他指出。其實很多境內外監管問題都可以通過磨合得到妥善解決,比如此前開曼群島投資機構因無法提供相關稅務資料,一度難以在境內期貨交易所開戶,但通過相關監管部門的溝通,目前這個離岸金融中心企業完全可以開戶參與境內市場投資,只需按要求遞交相應的稅務資料即可。

優化期貨市場交易結構

在多位期貨業內人士看來,為了進一步吸引海外投資機構參與境內期貨市場投資,目前相關部門已經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包括引入做市商制度提高期貨合約連續性,讓海外投資機構看到開展跨期套利或套期保值的更好操作空間。

與此同時,相關部門還在積極引導企業、私募基金積極參與期貨市場投資,從而持續優化期貨市場交易主體結構。

記者獲得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中國期貨市場個人投資者、企業、私募機構資管產品在期貨市場的投資金額分別為1990億元、1069億元與1560億元,占比分別達到43.08%、23.14%與33.77%。

“若更多企業、私募機構持續入場加大投資比重,令整個期貨市場定價話語權逐步向機構投資者傾斜,無疑讓海外投資機構開展多元化策略擁有更大的施展空間。”上述期貨公司業務總監認為。

過去數十年全球不少期貨交易所之所以曇花一現,表面原因是缺乏機構投資者的參與,導致市場投機氛圍濃厚,但深層次原因是這些期貨市場個人投資者與投機資本占比較高,導致期貨品種價格容易受到短期操縱而異常波動,令機構投資者望而卻步。

一位海外期貨投資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若穿透式監管能有效遏制個人機構利用海量關聯賬戶操縱期貨價格等問題,加之更多企業與私募機構入市投資令境內期貨市場機構投資者交易占比持續提升,海外投資機構的參與熱情也會水漲船高——在一個由機構投資者主導的、相對理性的定價環境下,海外投資機構相信自身多年積累的多元化期貨投資策略有產生更可觀的阿爾法超額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避免海外衍生品“操縱”境內期貨價格的現象出現,近期國內金融監管部門與香港證監會、新加坡金融監管局、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等簽署或升級《監管合作備忘錄》,積極落實強化跨境衍生品上市的監管,其中包括“確定通知義務”“部分跨境衍生品品種海外上市交易需獲得境內金融監管部門許可”“數據權利人授權”“充分尊重和考慮中國相關部門意見”等。

在這位對沖基金經理看來,此舉的主要目的,是避免海外機構利用境外上市的跨境衍生品品種“操縱”境內期貨價格牟利,從而令眾多境內外投資機構擔心境內期貨市場“看不清、算不準、管不住”,最終放緩相應的投資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