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后,上海交通大學的學生謝碩感慨到,“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讓我感覺到全面的信息化和電子化”。

作為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識產權宣傳周的重要活動,4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迎來“公眾開放周”首日。來自社會各界的數十名社會公眾和媒體記者共同參觀了知識產權法庭訴訟服務中心,體驗了訴訟材料電子遞交、典型案例線上檢索等智能化系統。

作為2019年知識產權宣傳周的一項重要活動,在公眾開放周期間,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將集中公開開庭審理11件上訴案件。

4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公開開庭審理了上訴人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百度公司)、北京搜狗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搜狗公司)與被上訴人國家知識產權局原專利復審委員會(下稱原專利復審委員會)的專利權無效行政案件。該案是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審理的第一起專利權無效行政案件。

記者了解到,專利權無效行政案件原來是由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為二審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成立后,這類案件可以直接上訴到最高人民法院并由知識產權法庭審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不再審理這類案件。

在庭審現場,記者看到,作為專利權人的搜狗公司代理人和作為無效請求人的百度公司代理人分坐法庭兩側,針對案件爭議焦點激烈辯論。

法庭辯論中,“現有技術的公開程度”問題成為了雙方激辯的焦點。通過雙方現場展示的演示文稿可以了解到,無效請求人提供了舊,通過對這些手機的操作試圖證明專利技術方案已經在先公開。專利權人主張涉案專利需要終端設備的屏幕操作和后臺軟件的配合完成,而無效請求人提供的手機只能表明其屏幕操作情況,本領域技術人員通過對手機的操作無法了解其后臺軟件設置,也無法了解其屏幕操作與后臺軟件的配合關系。這些手機能否作為現有技術來評價本專利的創造性,需要通過法庭的審理來認定。

庭審結束后,合議庭宣布休庭,該案將擇日宣判。

“今天的庭審非常精彩,律師的準備很充分,對案情的把握、證據的挖掘和觀點的陳述都非常到位。”旁聽該案審理的律師王茂華說。

在一起行政訴訟案件中,為何兩位上訴人不坐在同側?

“根據糾紛的沖突實質來安排當事人位置,是這次庭審的突特色之一。”最高人民法院產權法庭法官劉曉軍告訴記者,該案實質上的對立主要發生在兩上訴人之間。該案根據糾紛的實質沖突原則,將無效請求人安排在法庭的一側,將專利權人和專利無效審查決定的作出機關安排在法庭的另一側,體現了訴訟當事人之間的對抗關系,反映了專利權無效行政案件的特點。

旁聽庭審后,北京大學學生秦嘉告訴記者,自己即將進入IT行業,對該案很有興趣,所以在知識產權法庭網站預約了此次庭審旁聽。“知識產權法庭體現了國家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視,庭審向公眾開放預約,體現了司法公開透明,也讓我對知識產權審判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收獲很大。”

“本次開放周活動是在知識產權法庭自初創至今,進入一個新階段之際承擔的一次任務,是展現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的窗口,是對我們一百多天工作的檢驗,也是促使我們進一步成長的機遇。”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副庭長周翔表示,期待各界積極參與本次活動,并為知識產權法庭留下寶貴的意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