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84歲的韓花珍老人正坐在自家院子里,修剪著院里的幾棵竹子。盡管年紀大了,但韓花珍回憶起往事,思維仍然清晰。坐在沙發上,老人講述了她的致富。

1989年,丈夫閆民生因心臟病去世,留給韓花珍的只有三個女兒和一屁股外債。怎么能掙錢致富呢?那時候中共中央舊址門口已經有村民開始擺攤賣汽水。“別人賣汽水,我就賣茶水”。她將家里的一只母賣了2。8元錢,買了一套茶具,一張圓桌,6把凳子。

頭一天營業就賣了6毛錢,韓花珍覺得很滿意,夠買鹽買醋了。沒想到第二天下小雨,一天未能開?a href="http://www.gdartpm.com/yangniujishu/" target="_blank" class="keylink">牛陀械憒雇飛テ徽醯劍溝⑽罅說乩锏吶┗疃U謁淘ナ痹俅斡齙攪算魄嗪!c魄嗪9睦骸安荒芑倚模萌セ溝萌ァ!?/p>

第三天竟然賣了1.2元。韓花珍說,那天心里那叫一個美。此后,她的生意越做越好,日子也越過越紅火。2002年,茶水不賣了,她牙一咬轉行辦起了農家樂。她拆掉舊宅院,投資70萬元建起了村里規模最大的農家樂“西柏坡招待所”,成了當時周邊最大的新聞。

現在,外孫閆二鵬經營著西柏坡招待所,客房由24間發展到了現在的40多間,配套設施也不斷得到完善,而且接待規模還在不斷擴大。記者采訪時,院子里正在施工,招待所在原來的基礎上又加蓋了一層,變成了4層,現在招待所可以同時接待600多人用餐。

二鵬的哥哥閆立鵬2017年在旁邊不遠處也建起了一座四層樓的西柏坡圣都酒店。小哥倆的小日子蒸蒸日上。閆立鵬告訴我們,4月份已經有3批150名客人預定了酒店。隨著旅游旺季的到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團隊游客到來,每天忙得不可開交。

柏坡嶺上只爭朝夕

“馬上到清明節了,西柏坡將迎來又一個客流高峰,這對我們村的服務質量又提出了新要求。”4月3日上午,西柏坡村黨支部書記閆振祥到村里轉了一圈,看看哪些地方還有待改進、完善。

“艱苦奮斗的精神什么時候都不能丟”,站在村委會門口,閆振祥指著面前的“兩個務必”廣場說。20世紀50年代,由于崗南水庫的修建,西柏坡人遷到高崗旱嶺上,人均不足三分地,頓時艱難。原來除了種地,村民就靠打漁貼補家用。隨著游客的增加,部分村民開始在西柏坡紀念館、中共中央舊址一帶賣小吃、賣紀念品、照相,后來村里又發展了農家樂。現在村里有17家農家樂,中小型農家樂每年也有六七萬元收入。擺攤經營紀念品的攤位有20多家,經營好的一年收入十來萬元,最少也有三四萬元收入。目前,西柏坡村全村85戶244人中,九成以上從事與旅游相關的行業,村集體年收入60余萬元,年人均收入1萬元以上。

行走在西柏坡村,一幅幅美景讓人陶醉:碼頭停泊的游船、輕點水面飛過的鳥兒;莊嚴的紀念館、精致的農家院落;來來往往的游人、安然自得的村民……緬懷革命歷史,看看綠水青山,走走美麗鄉村,“紅游柏坡”的旅游業態豐富起來,興旺起來,新時代的壯美畫卷在這個小山村華麗展開。

“最后的一碗米,用來做軍糧,最后的親骨肉,送到戰場上”這是革命戰爭時期西柏坡人踴躍支前的寫照;20世紀50年代,為防范洪水修建水庫,他們放棄富饒的“米糧川”,遷到高崗旱嶺;改革開放以來,以閆青海、韓花珍為代表的西柏坡人緊抓紅色圣地的旅游資源,主動創新,只爭朝夕,書寫了一部“紅游柏坡”的奮斗經。

站在新的起點上,奮斗不停歇,“趕考”仍在路上。西柏坡人滿懷奮斗熱情,憧憬著更加美好的明天。